hzhbf

噫,忽然觉得一方有精神问题的miflo也很好磕!所以先来研究研究我自己吧(你闭嘴

预警:全是我xjb脑补出来的,矫情,非常矫情,常识和逻辑都是不存在的。以及我发现我非常啰嗦然而语言极其匮乏,简直要被自己逼疯。
这篇文是米flo友情向,米糯米,然而本文中友情和爱情都非常奇怪。总觉得写出来会被打,但是无所谓了,反正我也很想打死我自己。
以下是正文

Mikele的情感比一般人丰富一点,作为一个艺术家,这没什么奇怪的。有时候他有些过于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找个地方一窝就不理其他人,画画、写歌,自己随便做点什么,又或者什么也不做,坐在那里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别人找他说话他也没有反应,最多随便应几声,一听就很敷衍。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好几个小时,等Mikele回过神来之后就又活蹦乱跳的和大家闹在一起了。如果要把他从这个状态里叫出来,那么用力拍拍他,提高声音和他说话,用音响大声放歌,等等等等,都挺管用的。
但是有一次他真的吓到了周围的人。他拿着笔坐在桌前,看到他的人只以为他灵感上来了在写东西,等他们意识到情况不对的时候,Mikele可能已经一言不发的在那里坐了十几二十个小时,大声叫他他也没有反应。大家一时都懵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而flo忽然就直接往Mikele身边一坐,轻言细语的在他耳边絮叨,过了一会儿就看到Mikele转头对flo笑了笑,然后靠在他肩头睡着了。从此以后大家达成共识,Mikele发疯的时候找flo就行了。
Noemie刚刚和Mikele谈恋爱的时候也发现了他的这个情况,她把这归为“Mikele的小毛病”那一类。Mikele是有很多小毛病的,比如沉迷玩手机、熬夜到天亮,再比如对妆容有奇怪的偏执。当然这在Noemie心里都不是问题,她唯一的不安就是觉得这个热情甜蜜的意大利人并不像他表现出的那样爱自己。那些甜言蜜语,耳鬓厮磨,甚至是那些极度亲密的时刻,Noemie都觉得Mikele对自己爱意只是流于表面,从来没有进入到心底。但是,管他呢,她太爱Mikele了,而且只要不去细想,这个爱人也是如此完美。
可惜Noemie小看了Mikele的这个“小毛病”。最开始,当Noemie无法用大声说话的方式让Mikele从个人世界里出来的时候,她会用音响大声的播放音乐。这个办法算是管用,但是有一次她发现Mikele明显被那个声音吓到了,回头的时候眼里尽是惊恐,而后又变得非常迷茫,最后才回过神来并且为自己之前的行为道歉,安慰Noemie让她不要太担心。Noemie自然不舍得再用这种方式“叫醒”Mikele,她后来开始尝试用亲吻、抚摸的方式让自己的爱人回到现实生活中来。很管用的办法,甚至可以收获一些相当不错的体验。
然而之后发生了一次非常糟糕的情况。Noemie发现Mikele在哭。并不是放声大哭那一类,Mikele甚至没有发出太多的声音,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十足的痛苦。Noemie尽力去拥抱他、亲吻他,而Mikele对此毫无反应。Noemie只能感受到自己的爱人皮肤冰凉,身体僵硬。她非常惊慌甚至恐惧。她当然听过那句“Mikele发疯的时候找flo就可以了”,并且之前一直相当的不以为然。她从来都可以顺利处理这些情况,从来没有向flo求助过。她知道她和flo之间的气氛一向非常奇怪。但是现在不一样,她不可能放弃这个希望很大的办法。她打电话给flo并且说明情况,flo让她把手机放在Mikele旁边,开免提。然后Noemie就听到电话那边的人语气平静的开始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从今天的天气说到他们上次聚会的酒吧,然后不知道怎么的又说到以前巡演的时候,总之一听就是随口唠嗑,想到哪里说到哪里,而且都是些没任何意义的小事。但是Mikele就是慢慢的回过神来,他在电话里向flo道谢,然后把手机还给了Noemie,“抱歉又让你担心了,我没事,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似乎是为了让Noemie彻底放心,他对Noemie笑了笑,还给了她一个吻,然后才回房间休息。而Noemie望着Mikele的背影却只能苦笑,即使是在拥抱亲吻的时候,她觉也得她和Mikele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远了。
Noemie一直是个非常努力的人,以前跳舞的时候是,后来改行去唱歌的时候也是。感情方面她自然是不甘心的,她爱Mikele,她想要离Mikele更近。她更加的投其所好,甚至去做一些原来flo做过的事情,但是收效甚微。在Mikele沉浸于自己的情绪中无法自拔的时候,她也开始试着温和的和Mikele说一些生活中的琐碎事,可是最后她发现Mikele对自己的话几乎是毫无反应,自己这里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亲吻和肌肤的接触。性,这就是自己唯一的方法。Noemie觉得这真的非常可笑。她想起了flo。flo对自己态度,表面上算是和善,但是话里话外都在显示他和Mikele之间有多么亲密,Mikele对他是多么千依百顺,有的时候她觉得flo的态度简直就是耀武扬威了。但是为什么呢?何必呢?就算让他俩躺在一张床上,他们肯定躺过不止一次,他们又能怎么样呢?顶多就是抱在一起聊天吧。flo喜欢女人,Mikele也喜欢女人,天生注定他们不可能有“亲密”的关系。Noemie不明白,这两个人她都不明白。她也不再想费心思弄明白了,她让自己沉溺于这浪漫甜蜜的生活。
可惜生活总不会如人所愿。一年多之后Noemie再一次打电话给flo求助,flo又一次温言软语的将Mikele从他自己的世界中拉出来。
后来flo给Noemie打了一次电话,他问Noemie,“Mikele的情况是不是变得严重了?”
这个问题让Noemie感到恐惧,她发现了,Mikele越来越容易陷入自己情绪之中,而把他拉出来却变得更加困难。当然这个变化目前还没有很明显,却已经足够让爱他的人不安。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你还真是永远了解他,也永远对他有办法,不是吗?看来以后我给你打电话的频率要变高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传来flo低沉的声音,“我知道这看起来对我来说似乎很容易,但其实每次我心里都很忐忑。我不知道我的话是否有用,不知道说多久才会有效果,也不知道说什么他才会有反应。而现在我能感受到更加吃力了,我真的很担心,迟早有一天他会不再听得见我的话,而我对此无能为力。”
Noemie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哭了出来。“你知道吗,我曾经非常庆幸你们俩都只喜欢女人,但是现在我不这么想了。如果是你,如果日日夜夜陪伴在他身边的人是你,也许你可以有办法把他拉出来,而不是到了现在这种地步。”
flo这次彻底沉默了。当年他和Mikele从来没有想过那方面的事情,一点念头都没有动过,他也并不觉得因此而失去了些什么。直到有一次,他和Mikele约着去喝酒,Mikele有点醉了,于是他送Mikele回家。flo看着那扇门在他面前打开、关上,Mikele消失在门里而他只能呆在门外,这时他才忽然意识到,有些事情恐怕已经和以前不同了,他们永远失去了成为最亲密的人的机会。
电话两头的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他们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心中也只剩下一片茫然。

后记:结尾部分我也觉得很生硬,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结尾,折磨了我一整天,所以就这样了吧。
这篇文脑洞来源主要是b站的一个视频,av29027242,米老师讲rdv和eclipse的创作背景,我觉得当时米老师的状态挺吓人的。然后就是米老师自己的那些歌,感觉他应该能感受到很多一般人感受不到的东西,而我总觉得这样的人不可能是通常意义上“快乐”的人。再加上偶尔在台上或者访谈里他会走神,所以就有了文里面这个设定。当然这全是我瞎编出来的,我肯定是希望米老师每天都能开开心心。
最后就是米flo和米糯米的感情问题,米flo是友情,米糯米是爱情,虽然这篇文里这两种感情都非常奇怪,大概可以理解为缺憾或者阴差阳错之类的。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中对这两种感情我都没有负面的态度,我想表达的只是,flo和Noemie,同样的爱Mikele,同样的无能为力。
(总体来说就是意淫过度的产物吧

谁都别拦我老娘今天被刺激到了。我一个想了很久的脑洞,发,我今晚就写出来发。小片段,节操为零。你们打死我算了,我才不怕。

我最近是真的很丧,又丧又烦躁,导致我非常想磕miflo的沙雕狗血文,是真的又沙雕又狗血的那种。当然好像是没有,我总觉得我会忍不住脑一些奇怪的东西出来。要是我真的脑出什么奇怪的东西别打我……
我跟你们说,我早期入耽美坑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那种渣贱误会隐忍误伤的梗,而且我的原则是“爱他就往死里虐他”厚厚厚厚厚(当然最后是必须he的)后来符合心意的文越来越少,这爱好也就压在心底了,但是偶尔心里很烦的时候还是会心痒。比如现在。

一个小唠嗑。其实昨晚的con对miflo girl有一丢丢不友好(当然今天fan meeting之后证明my cp is still rio),然后flo在唱Mrs Mary的时候忽然觉得这首歌简直非常适合脑他俩(不)……而今天晚上flo唱这首歌的时候又好像非常动情,我突然就,想看这个梗…其实我本人实力拒绝虐,但是其实真的还挺带感的呜呜呜

舞蹈课上的脑洞

舞蹈课上有一些双人的练习(其实一共也就两个),突然就想到米老师和flo啦~昨天在微博上也有发,当时时间太晚了所以写得很匆忙,本来想第二天再改改,但是第二天灵感就消失了(论及时记录脑洞的重要性),所以就这样吧~
理论上来说本文是米flo米无差,但反正我写的时候想的是flomi
随便看看,开心就好,别当真,OOC是肯定的,我也就脑补着玩玩。

练习1. 男女生盯住对方的眼睛,男同学随意做动作(不要太快),女同学跟着做镜像。重点是一定要盯住对方的眼睛,不能看其他的地方。这个练习是希望舞伴专注于对方,目标效果是“除了自己舞伴之外不要注意其他任何事情,给其他人的感觉是这两个人周围仿佛有一种气场,生人勿近”

首先我们来脑补一下早期的Mikele和flo,大概就flo梨花头的时候吧(这时候的flo真的特别美味嗷嗷嗷)

盯着对方,Mikele做动作,flo跟着做镜像。

Mikele专注的眼神里带着笑意,像是想让面前那笨戳戳的小熊放松下来,又像是鼓励。他动作很慢,与其说是flo跟着他做动作,更像是他去适应flo的节奏,慢慢的重复同一个动作,等对方习惯之后再做简单的变化,有的时候flo没有反应过来,Mikele就停下来保持一个姿势不动,直到对方跟上,然后再重复基本动作。flo刚开始的时候的确有点紧张僵硬,本来蜜糖一样甜美的眼睛里充满了不确定和疑惑的神色,但是也许是Mikele的眼睛太有吸引力,也许是他渐渐能跟上Mikele的动作了,他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专注,仍是有些羞涩,却因为专注而显得温柔深情,那神色,仿佛这世上当真只有自己和Mikele两人,又或者是其他的一切都不值得在意。Mikele慢慢的开始变换动作,加了一些花样,flo也能跟上。他们注视着对方,变换着舞步,仿佛能这样直到时间的尽头。

练习2. 男女生面对面牵手,女同学闭上眼睛,男同学通过手上施加力,引带着女同学走,前进后退转圈都可以,女同学顺着这个力的方向走就行,不要去抵抗。然后反过来,男生闭眼,女生带着男生走。这个练习的目的是加强舞伴之间的信任

还是先来脑补早期的时候啦~

Mikele引带着flo走的时候总是不太安生,一会儿推着他往前跑一会儿又拉着他快速后退,时常来个急刹车,或者是走的好好的突然加速。flo走的很累,心也很累,总是担心会摔倒或是撞到什么,不过他从来都是顺着Mikele给的力去走,从没抵抗过,Mikele也没有让两人摔跤,只是很多时候,两人本来在练习室里练习,等flo睁开眼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在走廊或是其他房间。flo怀疑Mikele带着他把整个屋子都走了一遍,以及整个剧组都看到了神经病一样到处跑的两人。
到flo拉着Mikele走的时候,flo倒是动作很轻也很慢,开玩笑,他一点都不想让两人一起摔地上。不过Mikele可没他这么乖,常常是一开始还配合的很好,然后嘛,比方说突然拉着他的手向后倒或是向前摔。所以flo时常警惕着需要拉住/接住Mikele。这个熊孩子体型小体重轻但力气却是大得很,flo感到心更累了。有的时候啊,有的时候,Mikele向后倒得太用力了,flo不得不更用力的拉住他,结果就是直接把Mikele拉进了怀里;也有的时候,Mikele像个不知轻重的熊孩子一样直接往flo胸口上撞,担心他摔倒,flo只能紧紧的抱住他。flo不想松手,一点都不想,尤其是那人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大笑的时候。flo只想永远抱住他,但是Mikele,Mikele是怎么想的呢?flo在内心里苦笑,却始终也没有勇气问出那句话。只有这件事,他不想听Mikele亲口说“不”。

然后时间到了近期,2017年之后啦~啦啦啦~

Mikele并不知道flo为什么忽然又提起以前的这些练习,他猜想大概是原来自己恶作剧次数太多,所以日渐胆大以及切开黑的flo想要报复回来。无所谓,Mikele心想,反正自己平衡能力强的很,flo还能把自己怎么样?再说了,他还真的不信flo会让自己摔倒。
再次闭上眼睛被引带着走的时候,Mikele真切的意识到flo和当年不同了。拉着自己的手很稳,很有力,带着自己向前或者向后走的时候也没有迟疑,没有小心翼翼,有的时候还忽然加速减速改变方向什么的,Mikele也安心把自己全然交给他。当初他就有信心flo绝不会让他摔倒,更别提现在这个成熟又自信的家伙了。
flo的动作停了下来。黑暗中的时间被拉长,Mikele不知道flo想干什么,略微有些心急,然后,一个吻落在了他的嘴唇上。
end

ps:
1. 结尾的时候我脑补的画面是flo把Mikele搂在怀里然后吻他,Mikele由于吃惊稍微挣扎了一下flo也没有放手。小熊长大啦,长本事了啦,再也不会放手啦~小鹦鹉从此就名草有主啦~但是写的时候怎么也写不顺,于是就停在了“吻”这里。
2. 当初flo拉着Mikele的时候十分小心翼翼总怕两人摔了,Mikele向前倒向后摔什么的并不完全是熊孩子玩心大发,也是因为他相信flo不会让他摔。他对flo有信心,他希望flo对自己也能有信心。

预警(大写加粗):严重ooc,纯属意淫产物,自我代入,矫情到我自己都感到羞耻

我当时看了http://fx.weico.cc/share/25993833.html?weibo_id=4236995825526481,完全无法控制内心汹涌的感情。我知道下面这篇文应该是真情实感过了头,但是我真的,太爱Mikele了。
写这篇毫无逻辑又过于(自认为)煽情的文的原因,主要是我总觉得,那些温柔的人,很可能都有一些不太开心的经历,因为并没有什么“感同身受”,只是由于经历过类似的事情,所以明白,所以不希望别人和当时的自己一样难过。以及,Mikele真的太好了太棒了我爱死他了

下面是正文部分

Mikele还年轻的时候,也会紧张、羞涩,甚至有的时候有点社恐,站在角落里不太敢和其他人说话。在年少矫情的时期,他还做过一件特别中二的事情,在热闹的聚会上,有时候他会偷偷离开,找个地方躲起来,看看有没有人会来找自己。可惜的是一次也没有,甚至都没有人发现自己的离开。好吧,其实这没什么可抱怨的,Mikele想,本来就是自己偷偷跑出去躲起来的,一边躲在黑暗里一边希望别人注意到自己,这想法不矛盾么?后来他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半真半假的抱怨过这件事,朋友想了想说,也许有人发现你离开了,不过他觉得你是需要一点私人空间,所以不方便去打扰。Mikele听了之后觉得很有道理,尊重个人意愿,不去打扰别人,这点很重要。
后来Mikele再也没做过这件愚蠢的事情。他站在最明亮的灯光之下,化着艳丽的妆容,让所有人都能看见他。他成了一个闪闪发光的发光体,不论何时都能吸引大家的目光,让大家为他欢呼尖叫。很多人来找他签名、合照、拥抱,他笑着一一满足。临到结束的时候他会问他们,还有人需要签名吗?需要来一个拥抱吗?哇哦没有人要抱抱吗?那我可太伤心啦。然后笑着去挨个拥抱每个人。
他知道,一定会有些人躲在人群之后,偷偷的看着他又害怕被他注意到,渴求一个拥抱却不敢说出来,最后落寞的离开,继而陷入无止境的自责,痛恨那个选择躲在黑暗里,却妄想被人注意到的自己。
没关系的,你们不用害怕,过来和我聊两句,我会很开心。如果真的紧张,那也没关系,你们站在那儿就好,我会注意到你们,找到你们,到你们身边来拥抱你们。

lofter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今天吞了我一天的评论了我特么只想给喜欢的太太表个白我真是……爆炸